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資訊知識 » 正文

蘇州小潮妹穿衣不重樣 外婆手工制衣

放大字體  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2016-04-12  來源:揚州新聞  作者:北風  瀏覽次數:23
核心提示:說起老一輩帶孩子,在年輕父母眼中,往往恐怕都是“土鱉”和“老套”,特別是在穿衣打扮上,讓年輕的父母頭疼不已。不過,在蘇州相城區太平街道金澄社區,卻有一位達到了“網紅”級的時尚外婆。
     說起老一輩帶孩子,在年輕父母眼中,往往恐怕都是“土鱉”和“老套”,特別是在穿衣打扮上,讓年輕的父母頭疼不已。不過,在蘇州相城區太平街道金澄社區,卻有一位達到了“網紅”級的時尚外婆。她用自己30年縫紉工的“功力”,給2歲大的小外孫女“私人訂制”各類衣服,將小外孫女打扮得漂漂亮亮,可以一個月都不重樣,成為小區和網絡上的小潮女。如今,這位時尚外婆不僅在小區里出了名,也和小外孫女一樣,在網上成為紅人。目前,除了西藏外,全國其他各個省、自治區和直轄市,都有她的“粉絲”。

  去年夏天,她幫小外孫女做了20多件衣服,件件都不同

  這位時尚外婆,名叫潘文妹,今年47周歲,是蘇州市相城區太平街道一位普通農村婦女。昨天,在蘇州相城區太平街道金澄社區內,記者看到,雖然小孫女被打扮得花枝招展,在小區很顯眼,但潘文妹和小區內的其他外婆沒什么區別,穿著很普通。

  “她對自己沒什么,主要是比較寵我女兒。”潘文妹的女兒趙磊用手機打開自己的微信朋友圈,記者看到,趙磊的女兒雖然還只有一兩歲,剛剛學會走路,但儼然是個小模特的派頭,各種姿勢,各種嫵媚。當然各種行頭也是少不了的,連體衣、襯衫、裙子、闊腿褲、馬甲、和服、旗袍等等,里面數十張照片,衣服都是不重樣的。

  “就去年一個夏天,我媽就給我女兒做了二十多件衣服。”而在每條微信后面,滿滿的都是其他年輕媽媽們的點贊和留言,滿屏得羨慕嫉妒恨,有的干脆直接留言,要求幫忙定制衣服。

  “去年夏天,我媽大概一共幫人家做了大約500件衣服。”趙磊告訴揚子晚報記者,目前除了西藏,全國三十多個省、直轄市、自治區,都有潘文妹的顧客和“粉絲”,最遠的海南、新疆,她們也都曾快遞過。

  第一次幫小外孫女做衣服,前前后后,一共大概花了兩三個小時

  說起女兒和媽媽變身“網紅”的經歷,趙磊表示很偶然。2014年2月,她女兒出生后,媽媽潘文妹就從服裝廠辭職回家當上專職外婆,幫女兒趙磊帶女兒。大約4個月后,一次她們看到新聞報道,聽說很多童裝經檢測,甲醛含量超標,對孩子的健康有影響。“我媽說,既然外面買的衣服不放心,那不如干脆自己給孩子做點衣服呢?”

  原來,作為一個農村女孩,潘文妹和她那個年代的其他農村女孩差不多,初中畢業后,也沒太多其他選擇。要不務農,要不學個手藝。于是,潘文妹就跟著師傅去學做裁縫。不過,這個裁縫的行當,當時也不好做,收入不高。大概做了五六年裁縫之后,潘文妹干脆應聘到當地的一家服裝廠上班,踩縫紉機,一踩就是三十多年,直到2014年辭職。

  不過,對于媽媽潘文妹的手藝,趙磊坦承,其實當時她心里也沒底。趙磊告訴記者,雖然媽媽潘文妹做過裁縫,但從她有記憶開始,潘文妹也并不是經常給她做衣服穿。特別是她上小學,媽媽就基本沒給她做過什么衣服了。“可能是因為那時候她工作太忙吧。”

  誰知,潘文妹卻“一鳴驚人”。到現在,趙磊還記得,外婆潘文妹第一次給她女兒做的是一件花色清爽、款式簡單的小裙子。女兒穿上后,她就拍了照片發朋友圈,沒想到很多年輕媽媽來問她,小裙子是從哪里買的?她們也想幫女兒買一件。“我就告訴她們,是我媽做的。結果她們就說,希望能讓我媽幫她們也做一件。”

  趙磊告訴記者,做裙子的布料,是她和潘文妹一起去鎮上一家布店買的,純棉的,價格很便宜。樣式則是潘文妹自己想的。從設想到裁剪,再到縫紉,大概一共花了兩三個小時,就搞定了。

  時尚外婆的產業鏈:

  小外孫女做模特,女兒做推廣,她負責做衣服

  自此之后,每次女兒穿上了外婆做的新衣服,趙磊總會拍個照片,然后放在朋友圈里秀一下。很多朋友和網友看到之后,在稱贊之余,都希望潘文妹也能照樣子,幫自己的孩子也做一件,特別是年輕的媽媽輩。問的人越來越多,趙磊和潘文妹覺得是機會,干脆就抓住了這個商機,在微信上開始賣童裝。趙磊做推廣,潘文妹負責做衣服,而趙磊的女兒則相當于一個小模特。

  平日里,潘文妹會和女兒一起在淘寶店或者是商場的專柜里看各種童裝的款式,然后去批發市場買布料,回來后結合女兒趙磊的建議,自己構想,用上30多年積累的一些設計經驗和技巧,為外孫女設計制作各種衣服——連體衣、襯衫、裙子、闊腿褲、羽絨服、棉衣、馬甲、和服,甚至是旗袍,潘文妹都能得心應手地給孩子做出來。而布料,則是她們在當地一家紡織廠購買的,而且都是純棉的。“大家都是熟人,知根知底,買他們家的布料,質量我們可以放心,而且價格又會比外面相對優惠一點。”

  當然,買家媽媽們也會對同款式的衣服提出一些換花色、加花邊細節等要求,潘文妹也能一一滿足。因此,同款式的衣服,完全重樣的可能性還真不高,獨家”也成了裁縫外婆的一大賣點。

  她主要制作春夏秋三季的衣服,最貴的也就賣一百多元

  由于冬天衣服的成本比較大,工藝比較復雜,所以目前潘文妹主要做春夏秋三季的衣服,特別是夏季的衣服。時間跨度大約從3月到9月,而5月到8月,則屬于訂單旺季。

  現在趙磊的微信里,有固定的網友和顧客大約2000多人,基本上是來自全國各地的年輕媽媽們。其中,大約三分之一來自江蘇,其他主要來自北京、山東和四川,又略占三分之一。

  趙磊告訴記者,這些網友都是通過口口相傳加上來的,都想要來買衣服。“一方面,現在手工做衣服的比較少,而且我們買的布料比較安全嘛,另一方面價格也比較合理。”趙磊告訴揚子晚報記者,她們最貴的衣服,一件也就賣一百多塊,性價比很高,而且款式新穎時尚,又獨樹一幟,所以很受媽媽們的追捧。

  2014年夏天,潘文妹平均一天可以做兩三件衣服。而到了2015年,因為知名度越來越高,訂單也越來越多,潘文妹要從早忙到晚,大概每天都要做五到六件。不過,這已經是極限。“2014年,第一天訂購,我們第二天就可以安排快遞。可2015年,往往要一周之后才能發貨。”

  說起做小孩子的衣服,潘文妹表示,還是有點壓力。“遠的地方的孩子,身高、腿長這樣的數據都是家長量好了報過來的,有些對衣服的改造要求也是口頭上講出來的,我就怕他們拿到衣服說不喜歡,感覺穿起來不好看。”不過,讓她開心的是,這樣的擔心從來沒有應驗過。

  時尚外婆的辛酸:

  一身“職業病”,不愿意女兒繼承自己的手藝

  采訪中,趙磊告訴記者,因為都是純手工制作,完成一條衣服,一般都要兩三個小時,非常辛苦。現在,潘文妹也留下了一身的“職業病”,腰酸背痛,脖子和肩膀也不太好,經常痛。

  “我也曾想到過,媽媽總會有老了不能做衣服的一天。我對做童裝也有一定地喜愛,所以也打算繼承媽媽的手藝,可媽媽覺得做衣服這門手藝太辛苦,而且會有很多職業病,所以她一直不是很想讓我學。”可能也正是因為如此,趙磊表示,目前她們并沒有打算把這份事業做大做強,只是隨手順便做做,賺一點零用錢而已。“人家看了喜歡,希望幫忙做一做,我們也不好推辭。”

  “這個事情是有季節性的,而且每件衣服的利潤也不高,就三四十元的樣子,也只是剛好賺個人工錢。”趙磊告訴揚子晚報記者,她們做這件事,主要是為了實現媽媽潘文妹的價值,也是滿足一點點的虛榮心和成就感。“看著自己家和別人家的孩子,穿上自己設計制作的衣服,獲得別人的夸獎,心里還是比較開心和自豪的。”

  不過,也有些網友質疑,小孩子長個子快,做那么多新衣服也是浪費。對此,潘文妹表示,現在經濟條件比以前好多了。既然經濟條件允許,那為什么不愿意花點小錢,把孩子打扮得漂漂亮亮,也給孩子留個美好的童年記憶呢?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0條 [查看全部]  相關評論

 
推薦圖文
推薦資訊
點擊排行
 
口碑最佳
正品保證
全國配送
刺繡定制
 
關于我們 | 明星業務 | 人才招聘 | 服務承諾 | 公司展廳 | 工作框架 | 聯系我們
 
苹果手机怎么下梭哈